关灯
护眼
    天空上的雨水,终归慢慢停了下来。阴沉的天色,已然慢慢要消去。

    久违的天晴,没有带给陈九州任何惬意。此刻,在他的心底里,多了一份忧心忡忡。

    他向来有天下智士之名,却哪里想到,却看漏了一个人。

    那位老战神司马唐的野心,当真是可怕无比。在如此的情况之下,居然放弃了胡州,要去攻打许昌城。

    当然,他是猜的。不过,这种猜测,从司马唐的种种表现来看,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

    「张禄!你带着步卒,在后小心跟随。务必记得,先和魏统领那边会师。」陈九州冷冷下令。

    实话说,在淮东只留了五万人,他是不放心的。但没有办法,如果无法堵住司马唐,那么整座许昌,将要陷入危急之中。

    本来守军就少,再加上,连着司马楚这员老将,都跟着离开了许昌。若是司马唐用个什么诡计,以陈九州的猜测来看,司马佑是防不住的。

    「陈相有令,速速行军!」

    带着数万的轻骑,莫得办法,陈九州只能寄望于马力,试图追上司马唐。

    ……

    「主帅,这好像离着胡州,越来越远了。」司马唐的身边,忽然有个乱军头领,急忙赶了上来。

    「我等为何,会突然离开胡州?」乱军大将很不解,在旁的伍秋也不解,隐约间是猜出了什么。

    好在他聪明,什么都没有多问。当然,他可以有第二个选择,譬如说,将本部的四万人马,直接带回胡州。

    但他不敢,亦是不想,按着他的打算,面前的司马唐,是他最后名扬天下的机会。

    所以,无论是做什么,他都只能跟着去做。

    果不其然,那位大将问了之后。司马唐转过头,看了一眼,冷不丁抽刀,将那位乱军大将,劈死于马下。

    时不我待,司马唐并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伍秋,通告下去,此人是叛徒,已经被剿杀。」司马唐冷冷开口。

    伍秋点头,顾不得发白的脸色,立即策马回赶。

    只等伍秋走远,司马唐转身抬头,沉默地看向后方的山林。他是明白的,以那位东楚陈相的智慧,估摸着要不了多久,便会猜出他的动向,继而试着追上。

    不过,他早已经留了一手布置。若是那位陈相敢追,定然要吃一波苦头。

    ……

    三日后,湖州外二百余里,依然湿漉漉的地面。

    骑着马,陈九州面露寒色。巴不得让整支长伍,立即生了翅膀,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许昌城。

    「陈相,快马探哨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