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四周的神灵兽正欲上前抢回,可是下一刻,洛殇影大声的喊道:“别靠近他,走!”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他们选择相信洛殇影,向前的身影瞬间撤回,迅速撤离。

        天地元素紊乱只是开头,天塌了,地陷了,时间开始混乱,空间开始崩塌,万千变化再瞬息完成,可是洛殇影根本来不及细细感应,下一刻,仿佛整片区域被冻结,一道再寻常不过的冰凌瞬间贯穿了火凤梧桐。

        洛殇影因为护着冰怡茹,被瞬间凝结而出的冰凌擦过了左肩、后背,尽管洛殇影全力抵御了,可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那被接触到的地方像是被咬掉了一口一样,她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力量,就仿佛,那接触的瞬间,力量整个消失了一样,砸在冰怡茹身上,两人一起掉了下去。

        在最中间的暴怒,甚至连一丝惨叫都没有发出来,整个人直接被冰凌撵成了尘埃,那一瞬间,寒冰降临了整个火凤梧桐,满树满枝的枝丫之上开出了冰晶之花,但是最主要的就是,这个冰,竟然不寒冷,但是,也不像冰怡茹那样的温暖,这让火凤梧桐之上的凤凰族之人纷纷立足凝视。

        视线所及之处,天空之上、空气之中、树枝之间,冰结遍地,花开满城,未能所见之处,湖泊之中、山峦之间,大地之上、林木交缠之处……一眼望不到尽头,在那天际之外,似乎,整片大陆都陷入冰结之中。

        神之法则,正在动荡。

        远处,樊璎恭敬而立,缓缓说道:“暴怒啊暴怒,非要以身试法,实在愚蠢。”

        “反正他自己体验过了也就明白了,不过,你确定不会伤及根本?他这样直接的握及……祂的力量,似乎,不妥。”闫王军奇怪的问道。

        “自从那个冰丫头的事情之后,我还是不放心,我就想着试探一下,如果暴怒真的伤及本源了,那么就证明祂还在,如果祂没在,只是依靠那滴血,暴怒便不会有事。”樊璎身上衣裙飘散,平静的说道。

        “唉,那就是暴怒活该了。”闫王军轻轻的摇头。

        “你,你们……”一个声音在一旁传出,两人缓缓看过去,虚魂状态的暴怒愤怒的道:“你们提早知道这件事了?”

        “这是常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你让我们明白了,祂是真的不在了。”樊璎淡漠的说道。

        “樊璎!”暴怒大声的吼道。

        “那么大声做什么?这不是你自找的吗?”樊璎平淡的说道。

        “你……”暴怒指着樊璎,樊璎平淡的看了它一眼,“暴怒,别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这一次,分明就是你自己擅作主张,自己找死,别怪到我头上来。”

        “那你就应该提醒我!”暴怒极怒的说道。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为何要提醒你?”樊璎冷酷的看了它一眼,“自己愚蠢,怪不了任何人!”

        “你!”暴怒刚想冲上去,旁边的闫王军将它拦下,暴怒瞬间喊道:“懒惰,你什么意思?你也要拦我?”

        “暴怒,我并没有觉得樊璎说错了,这确实是你自找的,你自己应该清楚,那滴血,不是我们该碰的,可是你依旧去碰了,破坏计划的,是你。”闫王军清冷的说道。

        “好,好,你们很好!”放下狠话,暴怒直接离开。

        闫王军平淡的说道:“它这情况,实在是弄不清楚啊。”

        “它保留的怒气太多了,不知是何原因。”樊璎轻轻的摇头,随即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待一会儿。”

        “行,你自己注意。”闫王军也不停留,转身就走,他其实完全不用担心樊璎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蓝叶枫整个人处于懵的状况,这是什么?这是冰啊,先不说能不能在火凤梧桐之上弄出这么多冰,你看看这冰都在什么地方,穿透了整个火凤梧桐啊,你,你冻一个我看看?

        冰花在空中散落,遍地冰晶,那贯穿了火凤梧桐的冰晶折射着奇异的光线,所有人既惊又喜的看着,尤其是对姑娘家,这有种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梧桐宫之中,刚静下来的师父崖弟子立刻又冲了出来,能出来的几乎都出来了,看着那开满了整个火凤梧桐的冰晶之花,集体愣在原地。

        “师伯,师伯……”他们突然间听见了一个着急的抽泣之声,脸色微变,迅速冲了过去,正看见冰怡茹抱着洛殇影在那里哭。

        “茹儿,茹儿你怎么了?”道天姬凌尘故最先靠近,看着浑身是血的洛殇影,满脸的惊色,谁伤的那么重也不可能她伤的这么重啊?

        “师伯,师伯,我,我……”冰怡茹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道天姬赶紧安慰她,“没事没事啊,不哭,不会有事的,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本来,本来我们是把那滴血送回去的,可是暴怒突然间冲出来,抓住了那滴血,然后,然后那滴血就突然间产生了异变,就,就这样了,师伯她,她只是被那突然间出现的冰晶碰了一下,就,就……”

        一下子冰怡茹哭的更惨了。

        “冰?”道天姬缓缓抬头,周边所有师父崖弟子纷纷抬头,这些都是因为那滴血弄出来的?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出来,“啊呀!”

        所有人吓了一跳,尤其是冰怡茹,先前还在自己面前浑身是血的,不对,是现在依旧浑身是血的洛殇影,那后背像是被啃掉一块的眼见着去了半条的洛殇影竟然直接站了起来,那仿佛切开了肩膀一样的伤口已经不复存在了,后背的伤口光洁如玉,一点都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你,你……”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看错了,刚才的那个,是假象?

        洛殇影捂着自己的后背,不是假象,她自己感受的可没有错,那种真实的感觉可不是假的,可是,那样几乎可以影响自己性命的伤口,转瞬复原了,这是怎么回事?洛殇影自己执掌生命法则,这她可做不到,那这是……

        冰怡茹眼泪还没下去,弱弱的开口,“师,师伯……”

        “我没事了,你别在意。”洛殇影缓缓挥了挥手,随即道:“暴怒,我真是,下一次,我一定要拆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