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此刻的血圣宗,乃至方圆数十里之内的所有山峰,全部消失在了浓郁的血气中。

        触手可及,除了血色还是血色。

        血圣峰峰顶的那条血龙,已经覆盖到了整个血圣宗。

        甚至,它那修长的龙尾,已经延伸至了血圣宗核心区域之外。

        血海翻滚,血圣宗的地下不断发出沉闷的响声。

        响声刺耳,那是愤怒的、不甘的嘶吼。

        “轰轰轰……”

        山门所在的山峰,那一对好似母女二人的师徒,呆呆地看着四周的异象,呼吸急促。

        “师父……”

        少女轻轻拉住了中年女人的衣角,脚下的震动让她很不安。

        “不是这里,而是血圣峰!”

        中年女人指了指远处的血圣峰,她发现震动是从血圣峰地下传出来的。

        “好诡异,师弟为什么非要来这里……”

        少女话音刚落,天空上突然发出了齐声的怒吼!

        “嗷……”

        血龙阵法内,所有的血圣宗弟子,在这一刻同时发出呐喊。

        他们化为了一道血色的长虹,纷纷被血龙阵法传递出来。

        血光之中的血圣宗弟子,如痴如醉,像是没有了自我意识。

        血龙正中,好像太阳一般的血色圆球中,缓缓站起了一位中年人。

        此人,正是天河老祖的分身。

        他在这血气的滋养下,已经不再是骷髅,而是变成了一个正常人的形象。

        他从血色圆球中瞬间迈出,看了眼还在向外传送的血圣宗弟子们,掐诀指向了龙头位置。

        “散!”

        “嗷!”

        龙头抬起,在咆哮中炸开了。

        “轰……”

        随后是龙身,也逐渐化为了血气,开始了溃散。

        这血气排山倒海,最终全部冲向了血圣峰后方的滴血崖下。

        在这些血气的涌入下,地下的震动更加猛烈,那不甘的怒吼也更加刺耳,久久未断……

        这幅画面,一直延续了整整一天。

        当最后一位老祖从中被传送出来后,血龙才彻底消失。

        在这血龙阵法崩溃之际,修为越强,在阵法中挺住的时间越久,所得到的造化也就越多。

        因此,当道种、道子相继支撑不住,被阵法送出后,留在最后的便是那六位老祖了。

        所有人都停留在血圣峰的广场上没有离开,全都目光赤热地看着被血气所包围的天河老祖。

        天河老祖虚空一踏,出现在了众人头顶。

        他目光复杂地看向众位弟子,淡淡开口:“这是我能送给你们的最后造化,至于你们能领悟多少,全凭自己!”

        天河老祖的话如同响雷,传遍了整个血圣宗。

        哪怕是那些没有参与血龙阵法的各峰普通弟子,也听得真真切切。

        “好强的修为……”

        那位少女,倒抽了一口冷气。

        天河老祖的话仿佛带有某种魔力,哪怕她离了这么远,都让她感觉修为不稳。

        “这应该,只是分身!那他的本尊……”

        中年女人摇了摇头,没有说下去。

        “感谢老祖!”

        广场之上,所有弟子全部跪拜了下去。

        哪怕是血圣宗六祖,也都拜了下去。

        这些日子,天河老祖通过血龙大阵,对所有精英弟子的血脉进行了改造。

        虽说每人所得造化不同,但却让他们的血脉更加接近圣血,也加强了他们与龙祖的之间的联系,这会方便他们日后对宗内各功法神通的领悟。

        只不过,在他们变强的同时,天河老祖也从中获益。

        另外,他们还感觉到,自己血脉的一部分,也融入了滴血崖之下,让他们之间产生了某种微妙的感应。

        即使是修为强大的六祖,也神不知鬼不觉地加深了这种微妙的感应。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完全不受他们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