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见到苏牧光着身子。

江初夏俏脸通红。

目光躲闪,不敢往苏牧身上看,却又仿佛带着引力,让她根本躲不开。

江望舒身边,是一个身份高得惊人的老警察,是负责这一次行动的总指挥。

“怎么回事?”

江望舒有些担心的问道。

苏牧咬牙切齿,愤愤不平的说道:

“那孙子居然要我脱光,我特么的,气死爸爸了。”

江望舒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现在怎么办?万一他撕票呢?”

苏牧冷笑:

“老江,你不懂天才,尤其是我们这种超级天才。”

江望舒好悬没气死,一脚就踢了过去:

“你特么是天才,你倒是上啊。”

苏牧龇牙咧嘴的笑了笑,解释道:

“越是天才,越是骄傲,也就越是自负,当然,我不在此列,我这个人,就一点不骄傲自负。”

江望舒忍不住又要出腿。

苏牧胜券在握:

“钱立群已经完全被我激怒了,这种人性格都很偏激,又自负,所以,他必须要亲自活捉我,折磨我,干掉我,才能重新修补他性格上受到的伤害,要不然,他会一辈子都会觉得自己不完美。”

江初夏在一边都听傻了,正要开口问,苏牧目光落到她脸上:

“别问,问就是你不够天才。”

江初夏可算是体会到大哥的心情了,抬腿就是一脚。

指挥大厅当中,所有人也听到了苏牧的话,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蒙圈的样子。

他说的是真的吗?

十多个妹纸,眼睛里又开始出现了心形。

原来,他刚才在演戏啊。

好腻害的亚子,我好喜欢。

于是,中年将军又一次承受了他不该承受的压力。

姑娘们,你们别做梦了,那个混账,不是你们驾驭得了的男人。

他就是一匹野马,你们家,也没有草原啊。

要不然,我会放着这么好的资源,让他便宜其他小姑娘吗?

钱立群果然和苏牧分析的一模一样。

但凡是天才,绝对多少都带点什么东西。

这种人,往往以自我为中心。

钱立群已经成功被苏牧带上了歪路。

为什么傻子有时候才是最难对付的?

因为他就一根筋,不管是舌灿如莲,还是如何如何,他都不会听你的。

他只会严格执行,他信任的那个人发给他的指令。

任何问题,在傻子面前都不是问题。

要么,就按照他的来。

要么,就大家一起死。

多简单?

苏牧手上的电话,果然轻轻一颤。

苏牧连忙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嘿嘿,老钱,你看,你非要跟我耍脾气,我这个人,脾气从来不是很好,属于是那种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了吗?”

钱立群满嘴牙齿咬碎:

“你……不用脱内裤了,但是,必须带上手铐。”

大杀器磁性男中音再次上线:

“别闹,乖。”

钱立群……!

江望舒江初夏……!

指挥中心妹纸们……!

我他娘的是钱立群,我都忍不住想捶这混蛋啊。

保姆车内,钱立群深深的,深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