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厉子安几乎是踩着关城门最后的时限进了城。

        瑞亲王府此时已经关门落锁,厉子安突然带人回来,少不得又引起一阵骚乱。

        瑞亲王妃那边得知消息后,还特意打发自己的贴身侍女巧珍过来询问情况。

        厉子安却反问来人:“母亲和祖母休息了么?”

        巧珍闻言先是一愣,心道自己刚说完是王妃命自己过来询问,怎么世子爷还问王妃休息了么?

        但是转念一想便明白过来,他要问的哪里是王妃,想问的分明是瑞亲王。

        “王妃房中都尚未就寝,太妃娘娘那边奴婢不太清楚,这就叫人去问。”

        巧珍此时已经明白过了。

        从厉子安的问话,再结合他这个时辰还从天恩寺赶回来,分明是有十万火急的大事儿。

        好在丰荣太妃虽然已经躺下,却还未睡着。

        因为瑞亲王苏醒的消息府中各处都还瞒着,所以只能让丰荣太妃起身,穿好衣裳,坐着轿子来了瑞亲王和瑞亲王妃的寝宫。

        世子爷大半夜回来,又在王府内整出这么大的动静,瞬间让瑞亲王府内不再平静。

        下人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嘀嘀咕咕。

        “你们说能出什么事儿啊?”

        “该不会是王爷的病情有变化吧?”

        “若是王爷的病情有变化,应该请潼娘子过府才对吧!”

        “你们还不知道么?我听说,如今潼娘子已经跟世子爷闹翻了!”

        “啊?为什么啊?之前不是还好得如胶似漆?”

        “我跟你们说了,你们可不许说出去啊……”

        “放心,你快说!”

        “我听人说,世子爷要求娶沈家大姑娘,潼娘子为此跟世子爷闹掰了

        “你们没发现,潼娘子已经很久没来王府了么?

        “就是因为潼娘子撒手不管了,所以王爷的身体才出问题了!”

        “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都连上了!”

        “难怪世子爷现在天天往天恩寺跑,原来是因为沈大姑娘。”

        “俗话说得好,英雄难过美人关。潼娘子面上有一大片胎记,所以时时戴着面具遮掩。

        “而沈大姑娘那张脸,你们也是见过的,不敢说是倾国倾城也差不离了。

        “男人哪个能不爱好看的呢?即便是世子爷,怕是也不能免俗。”

        下人们在外面讨论得热火朝天,而此时瑞亲王寝宫的内殿中,却是静得吓人。

        丰荣太妃、瑞亲王和瑞亲王妃都被这块圣旨的残片给惊呆了。

        过了半晌,还是丰荣太妃最先稳住心神,开口道:“我能确定,这字的确是先帝亲笔所书,所以这应该是道密旨。”

        听到母亲已经开始冷静分析起来,瑞亲王也渐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道:“单从这一块上头来看,密旨应该与废储和立储有关。

        “但是因为前后都不完整,所以根本无法推断出旨意的真正用意。”

        这种事情上头,就没有瑞亲王妃和厉子安能插嘴的了。

        厉子安见母亲抖得厉害,解下自己的大氅披在她肩上,顺势握住她的手,用口型示意道,别怕,没事的。

        “母亲可还记得当年太后生厉炜衡时候的事儿么?”瑞亲王问。

        “我当时刚生完你,不到三天她便也生了,我当时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照顾你和自己坐月子上头了……”

        丰荣太妃眉头紧皱,努力回忆着当年的事儿。

        “当年她有孕其实比我晚大半个月,而且我其实是提早了半个月发动的。

        “所以按理来说,厉炜衡若是正常生产,应该比你小一个月才对。

        “那段时间,她娘家姐姐一直在宫里陪她,然后我生完你第三天,她就突然发动了……”

        “母亲的意思是,她其实早就准备好了男婴,并且想要赶在您前面诞下皇子,但是没想到您提前发作,所以她才着急地也跟着生了?”

        丰荣太妃却摇摇头道:“你当时已经出生,她有什么可着急的?

        “晚生三天跟晚生一个月又能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要我说,她应该是看到我顺利生下皇子,加上皇上天天陪在我宫里根本不去看她,所以又气又急才提前发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