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陈巧慧拒绝得太干脆,苏蔓愣了一下,陈巧慧也觉得自己太生硬,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前两天我先生老呵斥我,把你留下来加班,直接都剥夺了你自己的时间。」

    「没关系的。」苏蔓也跟着笑了起来。

    陈巧慧说什么都不让她跟着加班了,「这不是要竞选了,你的资料准备得怎么样了?」

    「框架已经成形了,我正在往里面放内容。」

    「嗯。」陈巧慧打量着苏蔓的脸,「瘦了,这段时间一定很苦吧。」

    她很理解苏蔓,因为她从前也是这么过来的,而苏蔓现在面临的压力恐怕比她还要大。

    所以她不太忍心继续让苏蔓跟着自己,让苏蔓消耗自己的精力。

    「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放平心态,如果时刻紧绷成一根弦,那后果是很可怕的。」

    陈巧慧安慰她,「马上到周末了,你就别再继续工作,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苏蔓在家里思考了许久,她觉得或许周寻说得是对的。

    老秦在离开不到一个月,就想离心公司的内部员工是不道德的,她在镜子面前站了许久,周寻给她发的那个短信,也不无道理。

    她在新公司,搭建好团队,很可能成为那个炮灰。

    这个周末,苏蔓破天荒地站在了周寻家门口,她没用周寻给自己录的指纹锁开门,而是按着门铃,等待他来开门。

    她只是想叉叉了。苏蔓这么安慰自己。

    可她在门口站了十分钟,都没等到里面的人来开门,也没听到小狗挠门的声音。

    估计这会周寻并没有在家里。

    她在这边等了好一会,手都快冻僵了。

    冬天的k市格外的冷,苏蔓边走边哈气,许奔奔的简讯传了过来。

    他依然在西北晃荡,近期的工作清闲,他加入了野生动物救济站,一到周末就回去帮忙,他正给苏蔓炫耀自己碰到的好多戈壁滩上的小动物。

    许奔奔无疑是自由的,哪里都困不住他。

    照片里面的许奔奔笑容恣意,意气风发,苏蔓羡慕的这两个字都说倦了。

    她忍着寒风和许奔奔聊了许久,听到身后的动静后,她放下手机,看到了狂奔而来的叉叉。

    她被叉叉扑得往后退了好几步,苏蔓重心不稳,好在周寻眼疾手快,上前揽住了她。

    他手所到之处,让苏蔓后背泛起一阵酥麻,她急忙从他的怀抱里退了出来。

    「怎么不进去?」

    「我害怕打扰到你,但你又没开门,我又怕别人说我私闯民宅……」

    「哪来这么多歪理?」周寻觑了她一眼,打开门让她进去。

    房间里还开着暖气,苏蔓不由得暗叹周寻的奢侈,叉叉也被冷得哆嗦,一回来就高兴得直打滚,苏蔓就看着它闹。

    它不是因为房间里的温暖快乐得打滚,而是看到了苏蔓。

    周寻拎着买好的早餐进厨房。

    叉叉在外面玩了很久,又跟苏蔓玩了好一阵,很快就累下来了,它侧躺在地板上,等着苏蔓撸它。

    「等我这边的工作结束完,我就带你回家好不好?虽然咱们家可能没这么宽敞,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对不对?」

    周寻端着早餐出来,苏蔓扬起头,面色苦恼,「它好像在你这里生活得太愉快了,不愿意和我回家了。」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没良心?」周寻将早餐放下,轻哼了一声。

    「我想喝你做的温牛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