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夜。

        数十名太行市顶尖的中医名家们,被请到了骨伤科医院内。

        一群中医名家们联手,试图治疗院长王德发的不明腿伤。

        可当那群中医名家们见到王德发的腿伤时,一群中医们全都面色震惊??

        “这??好诡异的针法!”

        “老夫此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至极的针法啊!”

        一群中医名家们面色一变,他们在王德发面前治疗摸索了整整一晚上,都没有研究出一个应对之法!

        陈修的针法举世无双!

        无论老中医们采用何种手段,都不能破解陈修的针法穴位。

        诊疗了一晚上,王德发依旧没有好转,反而病情更加恶劣,双腿的剧痛更加侵袭,让王德发一整晚生不如死!

        就连这群太行市最顶尖的中医们,都治不好王德发。

        王德发躺在病床上,已经是痛的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呃啊……”他双腿剧烈颤抖着。

        从深夜一直疼到了凌晨……此时天色已经亮了,王德发却依旧生不如死,剧痛之下,他甚至连屎尿都失禁了……

        剧痛之下的王德发终于无法忍受,他颤抖着扶着手下们,声音惊恐颤抖道,“给我调集人马……带……带我去找那个陈修……我要见他……”

        生不如死剧痛之下,王德发已经撑不住了,他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找陈修……

        ……

        凌晨7点。

        第一骨伤科医院。

        病房内,陆青山夫妻正在休息。

        陈修和弟弟陈星俩人站在落地窗前,淡淡吞吐着烟圈。

        昨夜,兄弟俩在这医院走廊内将就睡了一晚。

        俩兄弟打算等陆青山的病情有好转后,再带他离开这里。

        而就在此时,突然院长王德发带着一大群医院安保势力,浩浩荡荡的冲到了病房门口。

        此时陈修正站在走廊前吞吐着烟圈。

        “王院长?找我有事?”陈修扭头,扫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王德发,淡淡问道。

        王德发坐在轮椅上,强忍着阵阵剧痛,他声音颤抖怒道,“陈修……!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治好我的腿伤!要么……我让你死在这里!!”

        王德发此时忍无可忍,只能找陈修威胁!

        但他不愿意低头祈求……骨子里的傲气让他始终不肯低头,他试图用威胁手段,逼迫陈修给他治好腿伤!

        听到王德华的话,陈修笑了。

        他淡淡反问道,“凭什么?”

        王德发坐在轮椅上,面目狰狞,怒道,“凭这里是我的地盘!”

        说完,四周一片医院保镖们,已经缓缓包抄而上!将陈修给围堵住了!

        走廊前,气氛诡异,剑拔弩张!

        而正当双方对峙时。

        突然……远处的医院大门外,一辆辆黑色的面包车赫然飞驰而来!

        “嘎吱……!嘎吱……!!”整整几十辆面包车猛地飞驰而来,狠狠包抄住了整个医院的大门口!

        面包车车门推开,一大群染着黄毛的混混们凶戾的冲下车。

        黄毛们面色狰狞,从面包车后面抽出了一柄柄砍刀和铁棍。

        整整数百号混混打手,封锁整片骨伤科医院!

        “确定人就在这儿吗?”那数百名混混的前方,一名光头叼着烟,眸光冰冷扫视着医院。

        这名光头,正是南城社团的老大,金强。江湖人送外号:虎头强!

        四周一群手下们上前道,“禀老大!根据我们眼线汇报,他们就进了这家医院!一整晚都没出来!弟兄们在医院门口蹲点了一晚上呢,绝对不会错的!”

        原来昨天,黄毛等人被打残后,立刻就通知了南城帮的老大,也就是此时的金强。

        金强怎能忍下这口气?这一片可是他南城帮的地盘!

        敢有人在南城社团闹事儿?还敢打残他南城社团的小弟?简直找死!

        金强立刻派人全城南片区搜查……终于有手下发现,陆青山他们进了这片骨伤科医院内……

        所以今日早上,金强直接调集了南城社团几百号人马前来!

        只为复仇,杀鸡儆猴!

        今天那两个混蛋若不除掉,从今以后他南城社团的面子往哪儿放?

        此时金强嘴里叼着一根昂贵雪茄,脖子上戴着一根超粗的大金链子,他大摇大摆的直接走进了医院内。

        “昨晚在城南棚户区里,是谁打了我南城社团的兄弟?!给我滚出来!”金强直接拿起一个扩音器,站在医院的广场上,对着整栋医院大楼怒喊道!

        声音席卷回荡。

        医院大楼内,一大早上……许多医护人员和病人们皆被这道声音给镇住了?无数人们纷纷来到走廊前,望着广场中央,那片黑压压的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