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苏南和霍思洲赶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失去了意识,昏迷在家里,救护车还没有来。

    因为易欣兰在拨通电话后,并没有说明地址,人就已经撑不住晕过去了。

    霍思洲是直接破门而入,把两人立马送去了医院抢救。

    在去医院的路上,苏南其实心里也不是没有动过对易欣兰见死不救的念头,易欣兰就这么死了,就算是为母亲赎罪了。

    可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她一并救了易欣兰。

    死对易欣兰来说,是太便宜了。

    而且头孢是夏霸天下的,这是要同归于尽,如果易欣兰真死了,夏霸天也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两人都被送进了抢救室,易欣兰的情况较轻一点,医生更多的是全力救治夏霸天。

    夏霸天喝了太多酒,已经出现吐血症状,如果再来晚一点,直接可以收尸了。

    苏南坐在冰凉的椅子上,双手合十的祈祷着,她心里也万分自责,她在想,是不是自己太莽撞了,把真相告诉了夏霸天,才导致他接受不了走了极端,如果用委婉一点的方式,会不会是另一种结果?

    霍思洲坐在苏南身边,伸手搂着苏南,给以她温暖:“别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夫妻俩早已经有默契,霍思洲又怎么不知道苏南在自责呢?

    苏南靠着霍思洲的肩膀,心里难受:“以前我想着考上好大学,有一份好工作,能让我妈跟着享福,这就是最好的生活了,后来,我想着将苏宝贝抚养长大,尽自己最大的可能给苏宝贝最好的,找回女儿,再后来,我想着能与你白头偕老,找出害死我母亲的凶手,找到我爸,查出二十年前的真相……”

    苏南细想着这些年一路走来,欲望不断在膨胀,想要的越来越多,其实倒不如以前快乐了。

    现在她什么都得到了,却也失去了很多。

    她是找回了女儿,可张素芬在医院里躺着。

    她也找回了父亲,查出了二十年前的真相,可现在父亲也在里面抢救。

    能让她安慰的就是霍思洲一直陪在身边,从未改变。

    苏南望着霍思洲,说:“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愈发觉得,简单一点才是最好的,最舒服的。”

    霍思洲靠着墙壁,揽着苏南,声线温和:“当年梁慧萍陷害,说我弑母杀弟,我爸一气之下,把我送去老家,那时候我心里发誓,一定会再回来,我不甘心,后来我爸终于想起我来了,把我接了回来,不管梁慧萍怎么暗地里算计,我还是进了公司,哪怕没有股权,也让公司里的人认可……”

    霍思洲想着自己一路走来,也是觉得如一场梦。

    “我对公司一直不感兴趣,我就是不想如梁慧萍的意愿,我也想让我爸认可我,想要让他相信我,当年我是被冤枉的,直到我爸去世……”

    霍思洲停顿了一下,想起霍北雄的死,心里也难受,遗憾:“一家人只要平安和睦,就是最重要的,老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你身边,一切有我。”

    苏南的心里就像是淌过一阵暖流,因为有霍思洲,她心里确实安定很多。

    易欣兰先被送出抢救室,送了病房观察,而夏霸天被抢救了三个小时,转去了重症监护室观察。

    夏霸天的命是保住了,接下来就要看会不会恶化,如果稳定下来,那就没有生命危险。

    苏南和霍思洲在医院里守了一晚上,第二天,夏霸天还没醒来,易欣兰先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