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唐门主,我们也应该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恩怨了。”重楼的声音很淡,却带着无与伦比的威严。

    唐门门主的脸色骤变,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过了许久才说道:“重楼掌门,我这次过来只是帮你清除虫族,既然虫族已经清理完了,那我们现在便就离开。”

    “门主,这可是好机会,我们难道要放过这个好机会?”唐门太上长老传音道。

    “钱傲,你是疯了吗?你难道没有发现天空中的青帝虚影,只要我们有一丝异动,到时候结局肯定要比蚁王还要难受。”唐门门主唐奥林道。

    唐奥林刚想离开,只是踏出了一步。

    “唐掌门还请留步,既然虫族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还不如在这里喝一杯淡酒,也让我们仙草宗聊表心意。”重楼的声音很淡。

    唐奥林脸色一变,但立马赔上了笑意:“既然重楼掌门说了,我们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重楼,你这个骗子,居然敢骗我,你真是不得好死,若是我能够从这里逃出来,到时候肯定让你不得好死。”上官红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愤怒。

    “上官红,自从你踏入到宗门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你是巫族,宗门之中还有其他的种族,只要他们不反叛宗门,我便当什么事情发生,还认他是我仙草宗弟子,若是反叛我仙草宗,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重楼的生意很淡,仿佛是在对上官红诉说,但声音却传递到了仙草宗每个弟子的耳朵之中。

    让那些另有所图的弟子,在听到这一句话,只能重新规划,他们可是没有上官红这样的实力,连上官红豆被重楼轻松镇压,更不要说是他们这些小杂鱼了。

    一杯茶下肚,一股浓郁的灵气涌入到唐奥林的身体之中,唐奥林感觉体内的伤势有了一丝恢复,但他此时却没有这样的心思,只要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重楼掌门,若是没有什么事情?那我们现行告辞了。”唐奥林催促道。

    “那我就不送了,不过我们之间的事情也应该解决一下。”重楼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唐奥林的眼神一愣,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声音也是变得凌厉起来道:“重楼你想要干什么?你虽然强大,我们唐门也不弱你们,就算我们唐门死绝,也不会让你仙草宗好过多少。”

    重楼脸上还是带着一丝微笑道:“唐门主,把事情不要想的这么坏,毕竟你们唐门进攻我仙草宗可是事实,虽然因为虫族的事情我们统一了战线,也不过是临时战线,若不是我展现出足够实力,我们这会早就变成阶下囚了。”

    “重楼,你想要说什么?”唐奥林的声音也是变得冷厉起来,双眼紧紧盯着重楼,随时发动攻击,就算不能一击毙命,但也不能让重楼好过。

    “万事不要这么急?我只想要你们身上一缕精血而已,又不是要你们身上的肉,你干嘛这么紧张。”重楼的声音很淡,却带着一股无形的压力。

    “只要精血?”唐奥林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原本以为这次要大出血,但只是没想到要精血,这超出了他的预计。

    “对,只要精血,你们每人给我一滴精血,便可以离开,这次的事情便一笔勾销。”重楼的声音响了起来。

    唐奥林也是不带一丝犹豫,一滴赤红色精血从手指中飘了出来,他背后的两名太上长老也是从指尖逼出了精血。

    重楼一挥手,三滴精血便落入到了他的手中,落入到了玉甁之中。

    “告辞。”唐奥林撂下一句话,带着身后的两名太上长老,赶快离开这里,生怕重楼反悔,到时候免不了一场恶战,这次之后,他也对仙草宗有了更深的认识,原本以为重楼的修为只是合体境修士,现在看来重楼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归一境,在这片大陆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重楼瞥了一眼这次跟随赵玄明反叛的太上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客人已经送走了,也该关起门来解决一下内部的事情了。”

    “掌门,都是赵玄明引诱我,让我们上了贼船,还请掌门饶命。”一名身穿红衣的老妪跪在了地上,眼中带着一丝屈辱,不是她要跪下,而是被重楼恐怖威压压的跪在了地上。

    “红参长老,王长生,钱傲,我可是对你们都不薄,你们不念及宗门的恩德,还要造反!真是让我失望。”重楼看着跪在地上的三名太上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神色。

    “重楼,你要想怎么样?我王长生只要皱下眉头,就不是王长生。”王长生梗着脖子说道。

    “好,我成全你,化鼠。”

    重楼声音淡淡响了起来,手中射出一团金色光芒,没入到了王长生的身体之中,王长生发出一声惨叫,化成了一只灰色老鼠,在地上发出吱吱的叫声。

    大殿之中的长老看到这一幕,脸上带着一丝不敢置信神色,言出法随,这可是归一境大修士才有的实力,看来他们仙草宗马上就要崛起了。

    只是轻轻一个举动,便让一名洞虚境太上长老化成了一只大耗子。

    “还请掌门饶命!”红参长老和钱傲连连求饶道。

    重楼只是看了一眼红参长老和钱傲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们虽然没有对宗门造成什么损失,还是要惩罚,红参罚你变成灵蚯,开垦灵药田五十年,五十年后还你资源,钱傲你为耕牛,为宗门开辟新的药田,五十年后还你自由。”

    不等红参长老和钱傲说话,红参则是变成了一只银色蚯蚓,钻入到了泥土之中,钱傲则是化成了一头黄色耕牛,仰天发出一声牛吼,迈出了大厅,向着后山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