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老实说,此刻的卡卡西,真的让玄野胜心头涌起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担忧。

    他看到的卡卡西,不再是那个总是沉稳冷静、处理任务游刃有余的精英忍者,而是一个钻进死胡同的孩子。

    “他们,确实很难与我形成默契。”卡卡西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不满,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觉得队友们太过拘泥于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总是被外界的各种因素以及队友之间的情谊所影响。对于忍者而言,完成任务不就应该是唯一的使命吗?”

    “你在钻牛角尖,卡卡西。”玄野胜的声音温柔而坚定,“听我说,你现在的想法很危险。忍者确实需要完成任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完全忽略掉身边的人和事。团队的力量是巨大的,只有当我们真正融入到团队中,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

    “我现在真的没心情听你那些冗长而空洞的大道理。”卡卡西打断了玄野胜的话,语气中透露出些许的不耐烦。

    这个小鬼……怕是叛逆期到了吧?

    “……”

    “再者,只要我的队友们还存有一丝战斗的力量,我定会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与他们并肩作战。”

    然而,话锋一转,卡卡西的语气变得冷酷而残忍:“然而,一旦他们失去了战斗力,成为了我们前行的累赘,那么,放弃他们,无疑是最为理智的选择。”

    “在必要的时刻,即便是舍弃同伴,也是很正常的吧?身为忍者,我们的首要使命是完成任务,这是不容置疑的。”卡卡西的语气坚定而决绝,仿佛在宣告一条铁律。

    “你真是如此认为吗?”玄野胜看着眼前的卡卡西,心中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

    朔茂老师要是看到这样的卡卡西,一定会很心痛吧……

    “选择同伴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我不想重蹈那个人的覆辙。”卡卡西的声音冷冽而坚定,他微微扬起下巴,那双黑色的眸子直视着玄野胜。

    那个人是谁,尽管卡卡西没有明说,但两人都清楚指的是谁。

    玄野胜沉默了片刻,他深吸了一口气,又从另一个角度提出疑问:“但你的同僚对你很是厌恶吧?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没有小队会愿意接纳你了。”

    在忍界这片广袤而神秘的土地上,小队制度早已根深蒂固,深入人心。

    无论是声名显赫的五大国,还是隐匿于暗处的各个小村落,忍者们都遵循着这一古老的规则。

    单独行动的忍者,如同孤狼般罕见,除非遭遇极特殊的紧急情况,否则很难看到他们单独出现的身影。

    哪怕是晓组织也不例外。

    他们虽然行事诡异,行事风格独树一帜,但即便是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也是两人一组,互相配合,共同进退。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卡卡西冷冷地回应着对方,声音中透露出几分不容置疑的坚定,“我只是在履行一个忍者应有的职责和规矩。”

    不知从何时起,卡卡西的口中总是充斥着关于忍者的教条与规矩,让人不禁疑惑,他何时变得如此拘泥于成规,失去了昔日的主见?

    “是吗?”

    “是吗?”玄野胜淡淡的回应,眼中却流露出深深的忧虑。

    他深知,眼前的卡卡西正徘徊在理智与疯狂的临界点,随时步入极端,陷入那未知的黑暗之中。

    于是,玄野胜默默地拿出一个忍具袋,轻轻放到卡卡西面前:“这是我特制的兵粮丸,还有一些解毒药,以及一些特制的忍具,你拿去用吧。”

    卡卡西接过袋子,感受到那沉甸甸的重量,心中涌起一股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