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老三,你发什么疯呢?”

    “你这发奋学习的也不是时候呀!以前上学的时候干嘛去了!”

    “再说,高考都过了!今年也没高考!”

    陈平安这晚上读书还不算,一大早还起来读书,把他亲妈都给惊着了。

    朱丹心想,这孩子上学时候要有这个劲儿,早就上大学了!

    孩子死了,你来奶了,有个屁用。

    今年是个特殊的年份,要不高考停了,他们朱家也能出个大学生,可惜了。

    “妈,这以前我不爱学习您没少骂人,现在我爱学习了,您怎么还不乐意了?”

    陈平安也不管母亲朱丹古怪的表情,继续用超级学习力学了起来。

    知识是学不完的,而陈平安这超级学习力是有时间限制的。

    以有限的时间去学习无限的知识,不抓紧时间怎么行。

    不仅仅是在家里,在厂里,陈平安也是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海洋中。

    不过,这次已经从中医的海洋换成了工业知识的海洋。

    这脑子就像一下子开启了多核系统一样,学中医也不耽误学其他。

    啧啧,陈平安心想自己要是一直有这种学习力,记忆力,别说考大学,两院院士也不是当不得!

    中午去招待所吃饭,又遇到秦京茹,骚骚的也被陈平安拒绝了。

    这下,秦家姐妹都不淡定了,还以为被厌烦了呢。

    尤其是秦京茹,不久前刚被姐姐教育过,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陈平安才不管她们怎么想的呢,有点危机感更好,反正现在拥有“先天学习圣体”的陈平安可不会浪费时间。

    呵,女人,只会影响他学习的进度!

    晚上,陈平安照旧去了医院。

    “你现在跑医院倒是跑的勤快,还真想学医啊?”

    陈平安来医院来的多,李丹倒是显得挺高兴的。

    “怎么,你也觉得我学不了?”

    陈平安现在对和李丹的相处也并不抗拒,一切随缘就好了。

    “你有信心很好呀,有志者事竟成。”

    李丹这话陈平安爱听,学到手上的东西,可比临时技能强的多了,他是真的对中医感兴趣。

    陈平安去找老张的时候,他正在自己的小屋里研究药性呢。

    看他悠闲的样子,陈平安越发觉得,这老头被下放强制劳动,就是做做样子,都没人管他的。

    毕竟,他作为医院的老人,培养了不少好医生,还经常给首长级的大人物看病。

    谁能保证自己以后没灾没病的?得罪这么一个有背景有能力的老中医,实在没必要。

    除了那些狂热的学生,很多人虽然响应号召,但是心里也都有自己的一杆秤。

    尤其是医院这种单位,医生群体普遍教育程度高,更多的还是信仰科学的。

    “老张,研究明白没有?”

    陈平安对忙碌的老中医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的?你这颗人参是真的好呀,效果恐怕也是普通人参的好几倍!而且,好像还有特殊的效果……”

    陈平安认真的听着老张的话,这些灵田中种出来的药材,陈平安只知道比普通的药材效果更强,具体的他可没研究过,正好听听老中医的研究。

    “既然效果更强,那入药的时候,就不能按那些常规方子的剂量使用了?”

    “人参是上药,对人体无害还好,要是中药和下药,恐怕更得慎重。”

    陈平安说完,老张诧异的看着他。

    “你小子还真用功了,说的有几分道理。”

    “但是,就算是上药,也不是绝对无害的,有些人虚不受补,就算是大补的上药,你给他吃下去也跟吃毒药没区别。”

    中药方子讲究配伍,君臣佐使,都是有说法的。

    主药之谓君,佐君之谓臣,应臣之谓使。

    这些方剂的基础知识,都是陈平安最新学到的,今天正好来找老张验证一下所学的知识。

    李丹真震惊的看着陈平安,虽然她鼓励陈平安有志者事竟成,但是……

    也没有学这么快的吧!

    李丹和老张现在都是落难的“难友”,一个中医泰斗,一个外科新秀,平时倒也经常交流。

    交流以后,李丹更明白中医的博大精深,她也尝试了很久,现在入门都算不上呢。

    陈平安就看书而已,才看多久?

    都快到能和老中医讨论的地步了?

    李丹倒是高看了陈平安,讨论主要是他在向老张印证自己在书上看过的知识。

    即使如此,老张心里都已经波澜起伏的了。

    这小子从前是在扮猪吃老虎吧?这么短的时间,就把中医理论学了个大概,老张怎么这么不信呢!

    “你小子,消遣我老头子呢是吧!”

    “你这些,绝不可能是短时间内学会的!”

    老张瞪着眼睛质问陈平安,虽然只是皮毛,但是陈平安短时间入门已经让他很惊讶了。

    他给陈平安的那些,可都是古书!

    就算你生记硬背下来,其中的含义也需要有人讲解啊,还能无师自通,自己明白了?

    想当年,他小时候,父亲拿着戒尺,追在他屁股后面逼着学,他都学了好些年。

    这小子要是短时间就学会了,那不衬托的他像个傻子一样?

    在技能超级学习力面前,谁还不是傻子呢?

    陈平安现在看书,别说古文的理解问题了,就是外文看了都能直接在脑海里翻译了……

    “老头,承认别人优秀有那么难吗?”

    陈平安一脸坏笑,一句话差点没把养生功夫了得的老中医气的撅过去。

    “好好好……臭小子……”

    “好歹我也教过你一手,叫我老头……”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中医的秘传!”

    激将法这个东西,也要看怎么用。

    用在一个人最擅长的地方,保准一激一个准儿。

    这老张在整个医院,甚至整个四九城里或者全国,乃至全国,也算有点名声的人物。

    就算现在时代这个样子,也没人太为难他。

    今天,居然让一个毛头小子的给教育了,还承认他优秀?这比杀了他都难受!

    然后,老张就拿出了中医秘传的秘宝,针灸!

    陈平安一看,这个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