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五人一路疾行,却没能顺利与队伍会合,只因……

    咔嚓~咔嚓咔嚓~

    顾尧敏锐的感知到周围异动,骤然停下来,一边戒备一边对冲过头了,这会儿正疑惑回头的看过来的四人说明:

    “快停下来,聚到我身边来,这阵法撑不住了!”

    闻均几人一听,神情凝重的冲到顾尧身边,默契的背对背围成一圈,警戒的等待着周围的变化结束。

    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阵法异变越加明显,几人都听到了周边空间中传来的一阵阵好似玻璃破碎的声音。

    其中一道离闻均实在是太近了。

    他不由心生好奇,侧眸瞥了一眼,下一刻,一道惊呼脱口而出:“顾兄,快看,本来隐蔽的阵法现在全部显现出来了。”

    他兴奋的绕着脖子观察一圈,连连惊呼:“呀~没想到这阵法像个擎天般的倒扣的大碗,我们就呆在这碗底最中心。”

    “天呐~其他五层本该被隔离的阵法,如今却能面对面见到对方了。”

    “你们看,那一小伙身上带伤的队伍,是不是一开始与我们分开的城卫队?”

    说完,他目光探究的在一层层满是碎裂痕迹,看着就不堪一击的透明薄膜中搜寻了好一会儿。

    探明阵法中只有身后不远处,正虎视眈眈的隔着两层薄膜凝视着他们的凶兽外,再无一头妖兽。

    嚣张气焰再也压不住了,兴奋的对着那过不来的凶兽竖了个中指,嘴上跟开了闸门似的夸夸个不停。

    “顾兄,没想到城卫队他们实力这么靠谱,另三层的妖兽被他们给一扫而空啦!”

    “不愧是边境城池的城卫队,就是战绩彪炳。”

    “当然,也是我王叔治理有方,才能把城卫队训练的如此强悍。”

    “这次行动,也是因着顾兄的指导有方,储备齐全,运筹帷幄,才能这般快速的完成大半目标。”

    “以及,我们这四位青年才俊的鼎力相助,将这场损失惨重的交战,拉扯到损失最小的局面。”

    听着闻均这一长串长篇大论,他们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呢,原来一切都是铺垫,方便他自吹自擂。

    金符仪和戚仪卿摇了摇头,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玄策没眼见的撇了撇嘴。

    顾尧惆怅的抬头看天,咋回事?

    刚刚那被凶兽狠揍一顿,都没有把闻均翘起来的尾巴给打压下去吗?

    不然他怎么能这么快恢复原态。

    不过,顾尧仔细观察了一下,看着闻均脸上一副优势在握,已经胜券在握,自信满满的模样。

    脚步依旧牢牢站定在原地,手中仅仅握着法器符扇,浑身肌肉仍处在戒备状态。

    又看了看其他几人,见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警戒的状态。

    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刚刚的教训他们是真的牢牢记住了,时时刻刻都不能在危险目标彻底清除,且死的不能再死之前,便放松心态。

    抬头看了看还有几分钟就要彻底碎裂的薄膜,顾尧拍了拍手。

    “好了别发呆,阵中情况看着还是不错的,但外界情况如何,我们可是不知道的。

    所以,我们依旧不能放松下来,先做好战斗准备。”

    经过前面几场厮杀,已经习惯听从顾尧发号施令的闻均几人乖乖点了点头。

    见此,顾尧心情愉悦不少。

    这四人,就是今后他选定的发展人脉的起点,如今,他已经把自己为小团体主导的意识潜移默化在他们心底。

    就算他们期间短暂分别,等到下一次见面,不管他们身边多了多少人,只要他开口,那他便有极大概率成为团体的主导。

    只因他,掌握了核心关键人员的心。

    不过,这事说起来还早,这个念头只在顾尧脑子里一闪而过,随即他的心神便回到了现实。

    顾尧回头看了看几道屏障外,突然发现周遭突变,人心惶惶的队伍。

    在那沉稳可靠的小队长的安抚下,快速镇定下来。

    不由欣赏的打量着那小队长几眼。

    直到那小队长察觉到远处投注在他身上的视线,警觉的回过头。

    在发现是顾尧后,小队长快速收敛起脸上的凶悍,转而诧异的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顾尧安抚的对他摆了摆手,随即拿出一张传讯符高举过头,对着那边晃了晃。

    小队长见此,慌乱的从胸前掏出一个锦囊,快速解开,拿出之前临走前,顾尧塞给他的传讯符,输入灵力。

    下一刻,顾尧那清朗悦耳,又因着内腑受创而低沉沙哑的声音,通过传讯符,在小队长耳边响起。

    “聚集在一处,阵法随时可能破裂,记住别分散,免得徒增伤亡。”

    小队长不意外的摸了摸耳朵,挺直腰板,恭敬应道:“是,属下遵命。”

    随即快速调动队伍围成一圈一致对外。

    看着那小队长这果断利落的行为,顾尧对他更加满意了。

    甚至在思考,他要不要把人调来身边。

    不过这只不过是想想,他顾尧的命可珍贵着呢,可没那么容易让陌生人近身。

    就算调查过后,那小队长没问题,他也不会把人带在身边。

    因为……

    顾尧:身上秘密众多,就连侍女都不能轻易近我身,我居然要从外面找不确定的人,我是疯了吗?

    就在两边刚刚准备好时,阵法,彻底碎裂了。

    随着一阵阵清脆的碎裂声响起,薄膜碎裂成漫天荧光飘然而下。

    顾尧低头拍了拍落在长发上的荧光,好似在抖落星光般唯美。